<output id="0yabr"><sup id="0yabr"></sup></output>
    1. <div id="0yabr"><s id="0yabr"></s></div>

      首頁>浙江金改動態

      即將滿3年的溫州金改助推溫州經濟漸出低谷

      發布時間:2015-01-28 08:57:22

      溫州金改即將迎來3周歲。3年來,溫州金改在獨特的經濟地理版圖上取得了積極的進展,在民間金融疏導和監管方面做出諸多探索和嘗試。
        1月8日,在杭州舉行的“溫州•中國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編報年會議上,省金融辦副主任包純田,市委常委、副市長王毅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溫州金改給溫州經濟帶來的“正面效應”:溫州面臨的困難是劇烈的也是最集中的,但同時解決問題的過程也將會是走在前面的。再過幾年,溫州經濟將會率全國之先走出低谷。
        溫州金改
        已經完成十項任務
        “溫州民間投融資的熱鬧程度跟深度在全國都是最高之一,顯示出來的民營運營規律也是最正宗的。”全程參與溫州金改的包純田認為,溫州探索的民間借貸利率關系和借貸法律約束的內部層次在全國范圍內有參考意義。
        “溫州金改來之不易也很艱難,每一步進步都值得我們自豪。”包純田給溫州金改“點贊”,他說溫州乃至浙江,在市場經濟高度發達的環境下暴露出來的問題最集中,關心最多議論也最多,但是解決問題的過程也將會是走在前面的。
        “金改設立之初定下的十二條任務已經完成了十條。”執掌溫州金融改革的王毅則直率地表示,參照“溫州金改十二條”自我評估,溫州金改還是取得了一定成效。目前僅利率市場化、個人境外投資試點兩項未實現。他認為利率市場化、個人境外投資是全國范圍內的金融改革,單憑溫州的力量很難突破。
        “溫州在很多方面已經趟出了一條路來。”王毅表示,溫州在企業不良處置的方法和流程、相關的法律和稅收制度的創新上以及地方金融監管和民間資金的市場的監測已經積累了很多很好的經驗。
        溫州金改先行探索,省內的其他城市也悄然跟上。包純田表示,在溫州金改的同時,省金融辦還選擇了不同發達程度、經濟類型、城鄉關系且具有代表性的地區進行民間金融管理的試點,意圖是與溫州展開相互性的佐證。“試驗做了一年,成效非常不錯,各個地區表現出來的個性特征也不樣。”包純田還透露,這為下一步計劃兩年之內把溫州立法提升為全省立法提供了很好的基礎。
        溫州金改從伊始到現在,外界不斷有“溫州金改難落地、效果不明顯”的負面聲音。“溫州金改的成果在底部不容易看到,但是機制改好了還是能夠看到。”王毅如是說。
        全市民間借貸備案116.93億元
        市金融辦人士表示,溫州金改前兩年做的是前期鋪墊工作。經過起步、突破和深化,到了第三年,各項改革和創新的效果開始顯現。
        會議上,市政府副秘書長、市金融辦主任張震宇介紹了溫州金改三年來關于規范民間融資的成果。他總結為“率全國之先開展十大項目試點”:開展農村三位一體資金互助會試點,設立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成立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編制并發布溫州指數,開展私募融資業務,創設幸福股份和藍海股份,設立地方金融管理局,出臺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規,啟用地方金融非現場監管系統,成立首個地級市人民銀行征信分中心。
        “當時最擔心的是《條例》出來以后是不是有人來做,會不會有人來登記,現在這個擔心已經消除掉了。”張震宇說在溫州推進民間融資規范化和陽光化穩步前進,自《溫州市民間融資管理條例》正式實施以來,截至1月5日,全市共備案民間借貸6146筆,總金額93億元;如果加上《條例》實施之前已經備案的數據,則溫州市共備案8776筆,總金額116.93億元。此外,共有14個企業發行了私募債和定向結合債。“2015年的登記量確保50億元,力爭80-100億元,到2016年的時候要超過200億元。”
        此外,溫州的金融監管體系也越發完善。市金融辦人士介紹,溫州采用現場檢查和非現場監管相結合,對十七類地方金融市場主體進行監管。目前,正常營業并且已經納入溫州市地方金融管理局監管的有690家,注冊資本金180余億元。
        編制發布“溫州指數”既是溫州金改實施細則的重要內容之一,又是溫州市金改的重點項目之一。隨著不斷地完善,“溫州指數”成為溫州乃至全國民間融資市場的“風向標”,在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上發揮作用。“溫州指數作為民間的利率價格,對彌補國民經濟體系中的價格信息不足具有積極意義。”王毅說。
        外省金融辦
        討教“溫州經驗”
        8日的“溫州指數”編制年會上,省內外金融辦主任、在外溫州商會會長以及省內外監測網點負責人悉數到場,為“溫州指數”如何進一步發展與應用出謀劃策,同時討教“溫州經驗”。
        河南省安陽市金融辦在2012年就來溫州考察,回去后成立了民間借貸登記中心。安陽市金融辦的榮文希說,借貸登記中心和溫州的一樣掛出了借貸利率,對民間借貸利率指導有很好的作用。這次他們是要來學習如何化解如何“兩鏈風險”。“現在安陽市資金鏈、擔保鏈的斷裂問題爆發得比較厲害,銀行也有抽貸現象,溫州具體是怎么做的?”榮文希顯得有些急迫。
        湖北省宜昌市金融辦陳德中則直接把想籌建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的當地人帶了過來。“你們是怎么面對,怎么克服,我們都想看一看。”陳德中說宜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爆發區域性金融風波,現在急需要“溫州經驗”,溫州的法規、機構和隊伍都感興趣。他認為民間借貸隨著經濟發展是一直存在的,如何監管是很個重要的課題。
        貴州省貴陽市金融辦的羅堯重則直言這次是帶著問題來的,是關于政府在民間融資活動中如何防范風險,變被動為主動。“處置非法集資過程中,有很多事情讓我們困惑。”他說門檻怎么設定、由誰來監管、金融辦的職能權限想參照“溫州經驗”。
        張震宇表示,經過探索和實踐,溫州金改已經形成了5個可以在全國復制的“項目”,包括民間資本管理公司、民間借貸服務中心、溫州指數、地方金融監管體系和地級市征信分中心。接下來還有金融風險化解和不良資產處置機制、地方性金融法規等另外5個試點待總結經驗后也可以在全國復制推廣。
      來源:溫州網

      彩票gg手机版

        <output id="0yabr"><sup id="0yabr"></sup></output>
      1. <div id="0yabr"><s id="0yabr"></s></div>

          <output id="0yabr"><sup id="0yabr"></sup></output>
        1. <div id="0yabr"><s id="0yabr"></s></div>